동양고전종합DB

周易傳義(上)

주역전의(상)

나란히 보기 지원 안함
출력 공유하기

페이스북

트위터

카카오톡

URL 오류신고
程子曰 上天之載 無聲無臭하니 其體則謂之易이요 其理則謂之道 其用則謂之神이라
○ 陰陽闔闢 便是易이니 一闔一闢 謂之變이니라
○ 命之曰易이면 便有理하니 若安排定이면 則更有甚理리오 天地陰陽之變 便如二扇磨하여 升降盈虛剛柔 初未嘗停息하니 陽常盈하고 陰常虧 便不齊하니 譬如磨旣行이면 齒都不齊 旣不齊 便生出萬變이라 物之不齊 物之情也어늘 而莊周 强要齊物이나 然而物終不齊也 堯夫有言 泥空終是이요 齊物到頭爭이라하니라
○ 易中 只言反復往來上下하니라
○ 作易者 自天地幽明으로 至于昆蟲草木微細 無不合하니라
○ 聖人之道 如河圖洛書 其始 止於畫上 便出義러니 後之人 旣重卦하고 又繫辭하나 求之 未必得其理니라
○ 因見賣兎者하시고 曰 聖人 見河圖洛書而畫八卦 然何必圖書리오 只看此兎라도 亦可作八卦하니 數便此中可起 古聖人 只取神物之至著者耳시니 只如樹木에도 亦可見數니라
○ 張閎中 問易之義 本起於數잇가 曰 謂義起於數則非也 有理而後有象하고 有象而後有數하니 因象以知數하니 得其義하면 則象數在其中矣 必欲窮象之隱微하고 盡數之毫忽인댄 乃尋流逐末이라 術家之所尙이요 非儒者之所務也 管輅, 郭璞之學 是也니라 又曰 理无形也 因象以明理하고 理見乎辭矣 則可由辭以觀象이라 曰得其義하면 則象數在其中矣라하니라
○ 謂堯夫曰 知易數爲知天 知易理爲知天가하시니 堯夫云 還須知易理爲知天이라하니라
○ 尹焞 問 易乾坤二卦 斯可矣니잇가 曰 聖人 設六十四卦, 三百八十四爻로되 後世 尙不能了하니 乾坤二卦 豈能盡也리오曰 子以爲何人分上事 對曰 聖人分上事니이다 曰 若聖人分上事 則乾坤二卦亦不須 況六十四卦乎
○ 看易 且要知時 凡六爻 人人有用하여 聖人 自有聖人用하고 賢人 自有賢人用하고 衆人 自有衆人用하고 學者 自有學者用하고 君有君用하고 臣有臣用하여 无所不通이니라
○ 觀易 須看時然後 觀逐爻之才니라 一爻之間 常包數意어늘 聖人 常取其重者而爲之辭로되 亦有易中 言之已多일새 取其未嘗言者하니 亦不必重事 又有且言其時하고 不及其爻之才하니 皆臨時參考 須先看卦라야 乃看得繫辭니라
○ 大抵卦爻始立 義旣具하니 卽聖人 別起義以錯綜之 如春秋時已前 旣已立例러니 到近後來하여는 書得全別하여 一般事便書得 別有意思하니 若依前例觀之하면 殊失之也니라
○ 凡看書 各有門庭하니 詩, 易, 春秋 不可逐句看이요 尙書, 論語 可以逐句看이라 聖人用意深處 全在繫辭 詩書 乃格言이니라
○ 古之學者 皆有傳授하니 如聖人作經 本欲明道 今人 若不先明義理하면 不可治經이니 蓋不得傳授之意云爾 如繫辭 本欲明易이나 若不先求卦義하면 則看繫辭不得이니라
○ 易學 後來 曾子, 子夏煞到上面也시니라
○ 由孟子하면 可以觀易이니라
○ 今時人 看易 皆不識得易是何物이요 只就上穿鑿이라 若念得不熟與인댄 就上添一德이라도 亦不覺多하고 就上減一德이라도 亦不覺少하리니 譬如不識此丌子하면 若減一隻脚이라도 不覺是少하고 添一隻脚이라도 亦不知是多하나니 若識則自添減不得也니라
○ 易 須是黙識心通이니 只窮文義하면 徒費力이니라
朱子曰 聖人作易之初 蓋是仰觀俯察하여 見得盈乎天地之間 无非一陰一陽之理하시니 有是理則有是象하고 有是象則其數 便自在這裏하니 非特河圖洛書爲然이라 蓋所謂數者 秪是氣之分限節度處 得陽必奇하고 得陰必偶 凡物皆然이로되 而圖書爲特巧而著耳 於是 聖人因之而畫卦하시니 其始也 只是畫一奇以象陽하고 畫一偶以象陰而已有兩則便有四하고 才有四則便有八하며 又從而再倍之하면 便是十六이니 蓋自其无朕之中으로 而无窮之數已具하여 不待安排而其勢有不容已者 卦畫旣立하면 便有吉凶在裏하니 蓋是陰陽往來交錯於其間하면 其時則有消長之不同하니 長者便爲主 消者便爲客이며 事則有當否之或異하니 當者便爲善이요 否者便爲惡이니 卽其主客善惡之辨하여 而吉凶 故曰 八卦定吉凶이라하니라 吉凶旣決定而不差 則以之立事而大業自此生矣 聖人作易하사 敎民占筮하여 而以開天下之愚하여 以定天下之志하고 以成天下之事者 如此 但自伏羲而上으로는 只有此六畫이요 而未有文字可傳이러니 到文王周公하여 乃繫之以辭 故曰聖人設卦觀象하여 繫辭焉而明吉凶이라하니라
蓋是卦之未畫也 因觀天地自然之法象而畫이요 及其旣畫也하여는 一卦自有一卦之象하니 謂有箇形似也 聖人 卽其象而命之名하시니 以爻之進退而言 則如剝復之類 以其形之肖似而言 則如鼎井之類 此是伏羲卽卦體之全하여 而立箇名 如此 及文王하여 觀卦體之象而爲之彖辭하시고 周公 視卦爻之變而爲之爻辭하시니 而吉凶之象 益著矣니라
大率天下之道 只是善惡而已 但所居之位不同하고 所處之時旣異로되 而其幾甚微하여 只爲天下之人 不能曉會일새 所以聖人 因此占筮之法以曉人하여 使人居則觀象玩辭하고 動則觀變玩占하여 不迷於是非得失之途케하시니 所以是書 夏商周皆用之 其所言雖不同하고 其辭雖不可盡見이나 然皆太卜之官 掌之하여 以爲占筮之用이라 有所謂繇辭者하니 左氏所載 尤可見古人用易處 蓋其所謂象者 皆是假此衆人共曉之物하여 以形容此事之理하여 使人知所取而已 自伏羲而文王周公 雖自略而詳이나 所謂占筮之用則一이니 蓋卽那占筮之中하여 而所以處置是事之理 便在那裏了 其法 若粗淺이나 而隨人賢愚하여 皆得其用이라 蓋文王 雖是有定象, 有定辭 皆是虛說此箇地頭 合是如此處置 初不黏著物上이라 一卦一爻足以包無窮之事하니 不可只以一事指定說이라 他裏面에도 也有指一事說處하니 如利建侯, 利用祭祀之類 其他 皆不是指一事說이니 此所以見易之爲用 無所不該, 無所不徧하니 但看人如何用之耳 到得夫子하여는 方始純以理言하시니 雖未必是羲文本意 而事上說理 亦是如此 但不可便以夫子之說 爲文王之說也니라
○ 天地之間 別有甚事리오 只是陰與陽兩箇字 看是甚麽物事 都離不得이라 只就身上體看컨대 開眼하면 不是陰이면 便是陽이니 密拶拶在這裏하여 都不著得別物事 不是仁이면 便是義 不是剛이면 便是柔 只自家要做向前이면 便是陽이요 才收退 便是陰이며 意思才動이면 便是陽이요 才靜이면 便是陰이니 未消別看이요 只是一動一靜 便是陰陽이라 伏羲只因此畫卦하여 以示人하시니 若只就一陰一陽이면 又不足以該衆理일새 於是 錯綜爲六十四卦, 三百八十四爻하니 初只是許多卦爻러니 後來聖人 又繫許多辭在下 如他書 則元有這事라야 方說出這箇道理로되 易則未曾有此事하고 先假託都說在這裏하니라 又曰 陰陽 是氣 才有此理하면 便有此氣하고 才有此氣하면 便有此理 天下萬事萬物 何者不出於此理 何者不出於陰陽이리오
○ 易 只是陰陽錯綜하여 交換代易이라 莊生曰 易以道陰陽이라하니 不爲无見이니 如奇偶剛柔 便只是陰陽做了易이니라
○ 易 是陰陽屈伸하여 隨時變易이라 大抵古今 有大闔闢, 小闔闢이어늘 今人 說易 都無着摸 聖人 便於六十四卦 只以陰陽奇偶 寫出來하시니 至於所以爲陰陽, 爲古今하여는 乃是此道理니라
○ 龜山 過黃亭詹季魯家러니 季魯問易한대 龜山 取一張紙하여 畫箇圈子하여 用墨塗其半하고 云這便是易이라하니 此說 極好 只是一陰一陽 做出許多般樣이니라
○ 潔靜精微之謂易이니 自是不惹着事 只懸空說一樣道理하니 不比似他書 各着事上說이라 所以後來道家取之하여 與老子爲類하니 便是老子說話 也不就事上說이니라 又曰 潔靜精微 是不犯手니라
○ 問卦下之辭爲彖辭어늘 左傳以爲繇辭 何也 曰 此只是彖辭 孔子曰 者觀其彖辭 則思過半矣라하시니라 如元亨利貞 乃文王所繫卦下之辭 以斷一卦之吉凶이라 此名彖辭 斷也 陸氏音中語所謂彖之經也 大哉乾元以下 孔子釋經之辭 亦謂之彖이니 所謂彖之傳也 爻下之辭 如潛龍勿用 乃周公所繫之辭 以斷一爻之吉凶也 天行健君子以自彊不息 所謂大象之傳이요 潛龍勿用陽在下也 所謂小象之傳이니 皆孔子所作也 天尊地卑以下 孔子所述繫辭之傳이니 通論一經之大體凡例 无經可附일새 而自分上繫下繫也 左氏所謂繇字從系하니 疑亦是言繫辭 繫辭者 於卦下 繫之以辭也
○ 通書云 聖人之精 畫卦以示하고 聖人之縕 因卦以發이라하니 是聖人本意 是偏傍帶來道理 如易有太極, 是生兩儀, 兩儀生四象, 四象生八卦 是聖人本意底 如文言, 繫辭等孔子之言 皆是因而發底 不可一例作重看이니라
○ 易之有象 其取之有所從하고 其推之有所用하니 非苟爲寓言也 然兩漢諸儒 必欲究其所從하니 則旣滯泥而不通이요 王弼以來 直欲推其所用하니 則又疎略而無據하니 二者 皆失之一偏而不能闕其所疑之過也 且以一端論之컨대 乾之爲馬 坤之爲牛 說卦 有明文矣 馬之爲健 牛之爲順 在物 有常理矣로되 至於案文責卦하여 若屯之有馬而無乾하고 離之有牛而無坤하며 乾之六龍則或疑於震하고 坤之牝馬則當反爲乾하여는 是皆有不可曉者 是以 漢儒求之說卦而不得일새 則遂相與創爲互體變卦五行納甲飛伏之法하여 參互以求하여 而幸其偶合하니 其說雖詳이나 然其不可通者 終不可通이요 其可通者 又皆傅會穿鑿而非有自然之勢 雖其一二之適然而無待於巧說者 爲若可信이나 然上無所關於義理之本源하고 下無所資於人事之訓戒하니 則又何必苦心極力하여 以求於此而欲必得之哉 王弼曰 義苟應健이면 何必乾이라야 乃爲馬 爻苟合順이면 何必坤이라야 乃爲牛리오하고 而程子亦曰 理無形也 故假象以顯義라하시니 此其所以破先儒膠固支離之失而開後學玩辭玩占之方 則至矣 然觀其意하면 又似直以易之取象으로 無復有所自來하여 但如詩之比興, 孟子之譬喩而已 如此 則是說卦之作 爲无所與於易이요 而近取諸身 遠取諸物者 亦剩語矣 疑其說 亦若有未盡者 因竊論之컨대 以爲易之取象 固必有所自來하여 而其爲說 必已具於太卜之官이러니 顧今 不可復考하니 則姑闕之하고 而直據辭中之象하여 以求象中之意하여 使足以爲訓戒而決吉凶 如王氏程子與吾本義之云者 其亦可矣 固不必深求其象之所自來 然亦不可謂假設而遽欲忘之也니라
○ 伏羲畫八卦하시니 只此數畫 該盡天下萬物之理 學者於言上會得者하고 於象上會得者이어늘 王輔嗣, 伊川 皆不信象하니 如今 却不敢如此說이요 只可說道不及見這箇了 且從象以下說 免得穿鑿이라 某嘗作易象說하니 大率以簡治繁이요 不以繁御簡이로라
○ 易之象 似有三樣이라 有本畫自有之象하니 如奇畫象陽, 偶畫象陰 是也 有實取諸物之象하니 如乾坤六子 以天地雷風之類 象之 是也 有只是聖人 以意自取那象來하여 明是義者하니 如白馬翰如, 載鬼一車之類 是也니라
○ 看易 若是靠定象去看이면 便滋味長이요 若只恁地懸空看이면 也沒甚意思니라 又曰 說易 得其理 則象數在其中하니 固是如此 然泝流以觀하면 却須先見象數的當下落이라야 方說得理 不走作이니 不然하여 事無實證이면 則虛理易差也리라
○ 上古之時 民心昧然하여 不知吉凶所在 聖人作易하여 敎之卜筮하여 吉則行之하고 凶則避之하니 此是開物成務之道 繫辭云 以通天下之志하며 以定天下之業하며 以斷天下之疑라하니 正謂此也 初但有占而無文하여 往往如今人用火珠林起課者相似하여 但用其爻而不用其辭하니 則知古人占不待辭而後見吉凶이라 至孔子하여는 又恐人不知其所以然이라 又復逐爻解之하사 謂此爻所以吉者 謂以中正也 此爻所以凶者 謂不當位也 明言之하여 使人易曉爾 至如文言之類하여는 却又就上面發明道理하시니 非是聖人本意 知此라야 方可學易이니라
○ 聖人一部易 皆是假借虛設之辭 蓋緣天下之理 若正說出이면 便只作一件用일새라 唯以象言하면 則當卜筮之時 看是甚事하여 都來應得이니라
○ 上古之易 方是利用厚生이러니 周易 始有正德意 如利貞 是敎人利於貞正이요 貞吉 是敎人貞正則吉이며 至孔子하여는 則說得道理又多하시니라
○ 易 只是設箇卦象하여 以明吉凶而已 更無他說이니라 又曰 易 是箇有道理底卦影이니 易以卜筮作이나 許多理 便也在裏하니라
○ 易 本卜筮之書 後人 以爲止於卜筮러니 至王弼하여 用老莊解하여 後人 便只以爲理而不以爲卜筮라하니 亦非 想當初伏羲畫卦之時 偶見得一是陽, 二是陰하여 從而畫放하시니 那裏 只是陽爲吉, 陰爲凶이요 无文字러니 文王 見其不可曉故 爲之作彖辭하시고 或占得爻處 不可曉故 周公 爲之作爻辭하시고 又不可曉故 孔子爲之作十翼하시니 皆解當初之意 今人 不看卦爻하고 而看繫辭하니 是猶不看刑統而看刑統之序例也 安能曉리오 今人 須以卜筮之書看之라야 方得이니 不然이면 不可看易이니라
○ 易 只是爲卜筮而作이라 周禮 分明言太卜掌三易하니 連山, 歸藏, 周易이라 古人 於卜筮之官 立之凡數人이요 去古未遠이라 周易亦以卜筮라하여 得不焚이어늘 今人 才說易是卜筮之書라하면 便以爲辱累了易하며 見夫子說許多道理하고 便以爲易只是說道理라하니 殊不知其言吉凶悔吝 皆有理하여 而其敎人之意 无不在也 而今所以難理會 時蓋緣亡了那卜筮之法이니 如太卜掌三易之法連山, 歸藏, 周易하여 便是別有理會周易之法이어늘 而今 却只有上下經兩篇하여 皆不見許多法了하니 所以難理會 今人 却道聖人言理 而其中因有卜筮之說이라하니 他說理後 說從那卜筮上來做麽
○ 易 只是與人卜筮하여 以決疑惑이니 若道理當爲 固是便爲 若道理不當爲 自是不可做 何用更占이리오 却是有一樣事 或吉或凶或兩岐道理하여 處置不得일새 所以用占이니라
○ 今學者諱言易本爲卜筮作하여 須要說做爲義理作하니 若果爲義理作時 何不直述一件文字 如中庸大學之書하여 言義理以曉人하고 須得畫八卦則甚
○ 陽爻多吉하고 陰爻多凶하나 又看他所處之地位如何 易中 大槪陽吉而陰凶이로되 間亦有陽凶而陰吉者 何故 蓋有當爲, 有不當爲하니 若當爲而不爲하고 不當爲而爲之하면 雖陽이나 亦凶이니라
○ 易中 却是貞吉이요 不曾有不貞吉이며 都是利貞이요 不曾說利不貞이라 如占得乾卦하면 固是大亨이나 下則云利貞이라하니 蓋正則利 不正則不利 至理之權輿 聖人之至敎 寓其間矣 大率是爲君子設이요 非小人盜賊所得竊取而用이라 橫渠云 易爲君子謀 不爲小人謀라하시니 極好니라
○ 易中利字 多爲占者設이라 如利涉大川 是利於行舟也 利有攸往 是利於啓行也 利用祭祀, 利用享祀 是卜祭吉이요 田獲三狐, 田獲三品 是卜田吉이요 公用享于天子 是卜朝覲吉이요 利建侯 是卜立君吉이요 利用爲依遷國 是卜遷國吉이요 利用侵伐 是卜侵伐吉之類
○ 今人讀易 當分爲三等看이라 伏羲之易 如未有許多彖象文言說話 方見得易之本意 只是要作卜筮用이라 如伏羲畫卦 那裏有許多文字言語리오 只是某卦有某象하니 如乾有乾之象하고 坤有坤之象而已 今人 說易 未曾明乾坤之象하고 便先說乾坤之理하니 所以說得都无情理 及文王周公하여 分爲六十四卦하시고 添入乾元亨利貞, 坤元亨利牝馬之貞하시니 早不是伏羲之意 已是文王周公 自說出一般道理了 然猶是就人占處說하시니 如占得乾卦 則大亨而利於正耳 及孔子繫易하사 作彖象文言하사는 則以元亨利貞으로 爲乾之四德하시니 又非文王之易矣니라
○ 讀易之法 竊疑卦爻之辭 本爲卜筮者斷吉凶而具訓戒러니 至彖象文言之作하여 始因其吉凶訓戒之意하여 而推說其義理以明之 後人 但見孔子所說義理하고 而不復推本文王周公之本意하여 因鄙卜筮하여 以爲不足言이라하여 而其所以言者 遂遠於日用之實하여 類皆牽合委曲하여 偏主一事而言하고 无復包含該貫曲暢旁通之妙하니 若但如此 則聖人 當時 自可別作一書하여 明言義理하여 以詔後世 何用假託卦象하여 爲此艱深隱晦之辭乎 今欲凡讀一卦一爻인댄 便如占筮所得하여 虛心以求其辭義之所指하여 以爲吉凶可否之決然後 考其象之所以然者하고 求其理之所以然者하여 推之於事하면 使上自王公으로 下至民庶 所以修身治國 皆有可用이라 私竊以爲如此求之라야 似得三聖之遺意로라
○ 孔子之易 非文王之易이요 文王之易 非伏羲之易이며 伊川易傳 自是程氏之易也 學者且依古易次第하여 先讀本文이면 則見本旨矣리라
○ 看易 須是看他未畫卦已前 是怎生模樣이니 却就這裏하여 看他許多卦爻象數 非是杜撰이요 都是合如此 未畫已前 便是寂然不動이라 喜怒哀樂未發之中으로 只是箇至虛至靜而已러니 忽然在這至虛至靜之中하여 有箇象하여 方說出許多象數吉凶道理하니 所以禮曰潔靜精微易敎也 蓋易之爲書 是懸空做出來 如書 便眞箇有這政事謀謨라야 方做出書來하고 便眞箇有這人情風俗이라야 方做出詩來로되 却都无這已往底事하고 只是懸空做底 未有爻畫之先 在易則渾然一理 在人則湛然一心이며 旣有爻畫이면 方見得這爻是如何, 這爻又是如何 然而皆是就這至虛至靜中하여 做出許多象數來 此其所以靈이니라
○ 易 須是錯綜看이니 天下事无不出於此 善惡是非得失 以至於屈伸消長盛衰 看甚事都出於此 伏羲以前 不知如何占考 至伏羲하여 將陰陽兩箇하여 畫卦以示人하여 使人於此 占考吉凶禍福케하시니 一畫爲陽이요 二畫爲陰이며 一畫爲奇 二畫爲偶하여 遂爲八卦하고 又錯綜爲六十四卦하니 凡三百八十四爻 文王 又爲之彖辭하여 以釋其義하시니 无非陰陽消長盛衰屈伸之理 聖人之所以學者 學此而已니라
○ 易 最難看하니 其爲書也 廣大悉備하여 包涵萬理하여 无所不有어니와 其實 是古者卜筮書 不必只說理 象數亦可說이니 初不曾滯於一偏이라 某近看易하니 見得聖人 本无許多勞攘이어늘 自是後世一向妄意增減하여 便要作一說하여 以强通其義일새 所以聖人經旨 愈見不明이라 且如解易 只是添虛字去하여 迎過意來라야 便得이어늘 今人 解易 乃去添他實字하여 却是借他做己意說了하며 又恐或者一說 有以破之하여 其勢不得不支離更爲一說하여 以護吝之하여 說千說萬이나 與易全不相干이라 此書 本是難看底物이니 不可將小巧去說이요 又不可將大話去說이니라
○ 易 難看하니 不比他書 易說一箇物 非眞是一箇物이니 如說龍 非眞龍이라 若他書則眞是實이니 孝悌 便是孝悌 便是仁이어니와 易中 多有不可曉處니라
○ 易 難看하니 無箇言語可形容得이라 蓋爻辭 是說箇影象在那裏하여 无所不包니라
○ 看易 須著四日看一卦 一日 看卦辭彖象하고 兩日 看六爻하고 一日 統看이라야 方子細니라 又曰 和靖學易 一日只看一爻하니 此物事成一片하여 動著便都成片하리니 如何看一爻得이리오 又曰 先就乾坤二卦上하여 看得本意了 則後面 皆有通路니라
○ 易 大槪欲人恐懼修省이니 今學易 非必待遇事而占하여 方有所戒 只平居玩味하여 看他所說道理 於自家所處地位 合是如何 云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하고 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이라하니 孔子所謂學易 正是平日常常學之 想見聖人之所讀 異乎人之所謂讀하여 想見胸中 洞然於易之理하여 无纖毫蔽處 云可以无大過라하시니라
○ 讀易之法 先讀正經하여 不曉 則將彖象繫辭來解니라 又曰 易爻辭 如籤辭하니라
○ 問易如何讀이닛가 曰 只要虛其心하여 以求其義 不要執己見讀이니 他書亦然이니라
○ 問讀易 未能浹洽 何也 曰 此須是此心虛明寧靜이면 自然道理流通하여 方包羅得許多義理 蓋易 不比詩書하니 他是說盡天下後世无窮无盡底事理하니 只一兩字 便是一箇道理 又人須是經歷天下許多事變하고 讀易이라야 方知各有一理하여 精審端正이어늘 今旣未盡經歷하니 非是此心大段虛明寧靜이면 如何見得이리오 此不可不自勉也니라 又曰 如今 不曾經歷得許多事過하면 都自揍他道理不着이니 若便去看이라도 也卒未得他受用이니라 孔子晩而好易하시니 可見這書卒未可理會니라
○ 問易本義 何專以卜筮爲主 曰 且須熟讀正文이요 莫看註解하라 蓋古易 彖象文言 各在一處러니 至王弼하여 始合爲一하니 後世諸儒 遂不敢與移動하니 今難卒說이나 且須熟讀正文하면 久當自悟리라
○ 問讀本義 所釋卦辭 若看得分明이면 則彖辭之義亦自明이니 只須略提破此是卦義, 此是卦象, 卦體, 卦變이요 不必更下注脚矣로이다 曰 某當初作此文字時 正欲如此하니 蓋彖傳 本是釋經之卦辭 若看卦辭分明이면 則彖亦可見이라 但後來 要重整頓過러니 未及이로니 不知今所解者 能如本意否로라 又曰 某作本義 欲將文王卦辭하여 只大綱依文王卦辭略說하고 至其所以然之故하여는 却於孔子彖辭中發之로라 且如大畜利貞, 不家食吉, 利涉大川 只是占得大畜者 爲利正, 不家食而吉, 利於涉大川이요 至於剛上而尙賢等處하여는 乃孔子發明이니 各有所主하니 爻象亦然이라 如此 則不失文王本意 又可見孔子之意리라 但而今 未暇整頓耳로라
○ 某解一部易 只是作卜筮之書어늘 今人 說得來太精了하여 更入粗不得이라 如某之說 雖粗 却入得精하여 精義皆在其中하니 若曉得某說이면 則曉得羲文之易 本是如此 元未有許多道理在하리니 方不失易之本意리라 今未曉得聖人作易之本意하고 便先要說道理인댄 縱饒說得好라도 只是與易元不相干이니라
○ 某之易 簡略者 當時 只是略搭記 兼文義 伊川及諸儒皆說了일새 某只就語脈中하여 略牽過這意思로라
○ 近得趙子欽書하니 云 語孟 說極詳이어늘 說太略이라하니 譬如燭籠 添一條骨이면 則障了一路明하니 若能盡去其障하여 使之統體光明이면 乃更好하리니 蓋著不得詳說也니라
○ 看易 先看某本義了하고 却看程傳하여 以相參考 如未看他易하고 先看某說이면 却也易看하리니 蓋不爲他說所汨故也니라
역주
역주1 : 착
역주2 : 오
역주3 : 含
역주4 : 纔
역주5 : 현
역주6 : 捨
역주7 : 纔
역주8 : 智

주역전의(상) 책은 2019.04.23에 최종 수정되었습니다.
(우)03140 서울특별시 종로구 종로17길 52 낙원빌딩 411호

TEL: 02-762-8401 / FAX: 02-747-0083

Copyright (c) 2018 By 전통문화연구회 All rights reserved. 본 사이트는 교육부 고전문헌국역지원사업 지원으로 구축되었습니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