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양고전종합DB

古文眞寶後集

고문진보후집

범례 |
나란히 보기 지원 안함
출력 공유하기

페이스북

트위터

카카오톡

URL 오류신고
고문진보후집 목차 메뉴 열기 메뉴 닫기
〈上田樞密書〉
蘇洵
天之所以與我者 夫豈偶然哉 堯不得以與丹朱하시고 舜不得以與商均하시고 而瞽瞍不得奪諸舜하니 發於其心하여 出於其言하며 見於其事하여 確乎其不可易也 聖人 不得以與人하시고 父不得奪諸其子하니 於此 見天之所以與我者 不偶然也
夫其所以與我者 必有以用我也 我知之로되 不得行之하고 不以告人이면 天固用之어늘 我實置之 其名曰棄天이요 自卑以求幸其言하고 自小以求用其道하면 天之所以與我者何如완대 而我如此也 其名曰褻天이니 棄天 我之罪也 褻天 亦我之罪也 不棄不褻而人不我用 不我用之罪也 其名曰逆天이라
然則棄天褻天者 其責 在我하고 逆天者 其責 在人하나니 在我者 吾將盡吾力之所能爲者하여 以塞夫天之所以與我之意하고 而求免夫天下後世之譏어니와 在人者 吾何知焉이리오 吾求免夫一身之責之不暇어니 而暇爲人憂乎哉
孔子孟軻之不遇 老於道途하시되 而不倦, 不慍, 不怍, 不沮者 夫固知夫責之所在也시니라 衛靈, 魯哀, 齊宣, 梁惠之徒 不足相與以有爲也 我亦知之矣로되 抑將盡吾心焉耳 吾心之不盡이면 吾恐天下後世無以責夫衛靈魯哀齊宣梁惠之徒 而彼亦將有以辭其責也리니 然則孔子孟軻之目 將不瞑於地下矣시리라
夫聖人賢人之用心也 固如此하니 如此而生하고 如此而死하며 如此而貧賤하고 如此而富貴 升而爲天하고 沈而爲淵하며 流而爲川하고 止而爲山 彼不預吾事 吾事畢矣 竊怪夫後之賢者 不能自處其身也하여 飢寒窮困之不勝而號於人하니 嗚呼 使吾誠死於飢寒困窮耶인댄 則天下後世之責 將必有在리니 彼其身之責 不自任以爲憂어늘 而我取而加之吾身이면 不亦過乎
今洵之不肖 何敢亦自列於聖賢이리오마는 然其心 有所甚不自輕者로라 何則 天下之學者 孰不欲一蹴而造聖人之域이리오 然及其不成也 求一言之幾乎道 而不可得也 千金之子 可以貧人이요 可以富人이로되 非天之所與 雖以貧人富人之權으로도 求一言之幾乎道 不可得也 天子之宰相 可以生人이요 可以殺人이로되 非天之所與 雖以生人殺人之權으로도 求一言之幾乎道 不可得也
今洵 用力於聖人賢人之術 亦已久矣 其言語 其文章 雖不識其果可以有用於今而傳於後與否 獨怪夫得之之不勞하여 方其致思於心也 若或起之하며 得之心而書之紙也 若或相之하니 夫豈無一言之幾於道者乎 千金之子 天子之宰相 求而不得者 一旦在己 其心得以自負하니 或者天其亦有以與我也로다
曩者 見執事於益州하니 當時之文 淺狹可笑 飢寒窮困 亂其心하고 而聲律記問 又從而破壞其體하여 不足觀也已러니 數年來 退居山野하여 自分永棄하여 與世俗日疎闊일새 得以大肆其力於文章하여 詩人之優遊 騷人之淸深 孟韓之溫醇 遷固之雄剛 孫吳之簡切 投之所向 無不如意
嘗試以爲董生 得聖人之經이나 其失也流而爲迂하고 鼂錯 得聖人之權이나 其失也流而爲詐하니 有二子之才而不流者 其惟賈生乎인저 惜乎 今之世 愚未見其人也로라
作策二道하니 曰 審勢審敵이요 作書十篇하니 曰 權書 洵有山田一頃하니 非凶歲 可以無飢 力耕而節用이면 亦足以自老하니 不肖之身 不足惜이로되 而天之所與者 不忍棄 且不敢褻也 執事之名 滿天下하니 天下之士 用與不用 在執事 敢以所謂策二道 權書十篇으로 爲獻하노라 平生之文 遠不可多致 有洪範論史論十篇하여 近以獻內翰歐陽公하니 度執事與之朝夕相從하여 議天下之事하리니 則斯文也其亦庶乎得陳於前矣리라 若夫言之可用 與其身之可貴與否者 執事事也 執事責也 於洵 何有哉리오

고문진보후집 책은 2017.12.20에 최종 수정되었습니다.
(우)03140 서울특별시 종로구 종로17길 52 낙원빌딩 411호

TEL: 02-762-8401 / FAX: 02-747-0083

Copyright (c) 2018 By 전통문화연구회 All rights reserved. 본 사이트는 교육부 고전문헌국역지원사업 지원으로 구축되었습니다.